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养子女死亡后,其养兄弟姐妹作为赔偿权利人有权依照法律规定提起诉讼

2019-08-06 来源:陕西政法网
分享到:

【案情】:

王某甲和杨某甲婚后生育原告杨某、王某。1989年农历3月,王某甲和杨某甲收养王某乙。2011年,王某甲死亡,2015年,杨某甲死亡。2016年,王某乙无证、醉酒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与被告黄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相撞,致王某乙受伤。后王某乙经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王某乙负事故主要责任,黄某负事故次要责任。

2016年3月,杨某、王某与黄某、许某就赔偿问题在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双方随即向一审法院申请司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因黄某驾驶的小型轿车所投保的保险公司对赔偿王某乙的保险金是支付给本案原告杨某、王某还是支付给王某乙的生父母不能确定,故保险公司未在调解协议上签字,导致被告黄某、许某未能按照调解协议确定的内容履行义务。原告杨某、王某遂诉至法院。

【审理】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从1992年4月1日起施行,王某甲和杨某甲夫妻1989年3月收养王某乙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尚未颁布,当时的收养不要求在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但根据王某乙与王某甲、杨某甲夫妻共同生活至王某甲、杨某甲先后死亡时的事实,可以认定双方之间已于1989年3月起形成了事实上的收养关系。王某乙驾驶二轮摩托车和被告黄某驾驶小型轿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王某乙死亡,王某乙因就医产生的各项费用,被告黄某、许某应当按照相应的责任比例予以赔偿,被告保险公司应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应在保险限额内承担相应的保险责任。一审法院遂判决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杨某、王某相应费用。

一审判决后,保险公司提起上诉,认为原告杨某、王某不具备本案赔偿权利人的主体资格。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关于杨某、王某是否具备本案赔偿权利人的主体资格的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二十三条之规定,王某甲、杨某甲1989年收养王某乙时,虽未办理收养手续,但双方的养父母子女关系已经被当地基层组织及群众所公认,故王某甲、杨某甲与王某乙之间的事实收养关系成立。王某甲、杨某甲去世后,王某乙的继兄弟姐妹杨某、王某作为赔偿权利人提起诉讼,其主体资格符合法律规定。保险公司认为杨某、王某不能作为赔偿权利人来主张赔偿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故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颁布实施之前形成的事实收养关系并不以登记、订立收养凭证或迁移户籍等为要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8规定:亲友、群众公认、或有关组织证明确以养父母与养子女关系长期共同生活的,虽未办理合法手续,也应按收养关系对待。本案中,王某乙系王某甲、杨某甲于1989年收养,虽然没有办理收养手续,但双方的养父母子女关系已经被当地基层组织及群众所公认,因此王某甲、杨某甲与王某乙之间属于事实收养关系。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自收养关系成立之日起,养父母与养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法律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养子女与养父母的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法律关于子女与父母的近亲属关系的规定。养子女与生父母及其他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王某甲、杨某甲分别于2011年、2015年去世。因此,在无第一顺序继承人的情况下,王某乙的继兄弟姐妹杨某、王某作为第二顺序继承人,作为赔偿权利人提起诉讼,主体资格符合法律规定。至于王某乙与其亲生父母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问题,根据收养法规定,王某乙的养父母死亡时,其早已成年,其与亲生父母的权利义务关系不会自行恢复,只能通过协商确定。

(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岳媛)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