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浅析委托合同的任意解除权

2017-03-31 来源:陕西政法网

案情简介:2011年12月9日,星辰律师所与鑫奇奥公司和案外人徐XX签订编号为广星律民字(2011)第561号委托代理合同(以下简称561号合同),该合同约定,就鑫奇奥公司与案外 0人杨XX、官甲借款合同系列纠纷案,鑫奇奥公司、徐XX委托星辰律师所指派的律师为代理人参与诉讼。如鑫奇奥公司及徐XX单方无故终止合同,星辰律师所收取的律师费不予退回;如鑫奇奥公司及徐XX不按合同约定支付律师费和办案费的,星辰律师所有权单方终止代理,已经收取的费用不予退还,并有权按合同约定追索未付的费用及损失,按照鑫奇奥公司及徐XX拖欠的律师费和办案费的日万分之五收取违约金。2012年3月13日,鑫奇奥公司就其与案外人陈XX之间的(2012)深罗法民一初字第148号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以下简称148号案件),与星辰律师所签订编号为广星律民字(2012)第051号委托代理合同(以下简称051号合同),由星辰律师所指派徐文涛作为代理人参与诉讼。鑫奥奇公司总计应支付星辰律师所45万元,在办理委托手续时支付星辰律师所15万元,在反诉或者开庭前支付星辰律师所15万元,在收到148号案件结案文书后7日内支付星辰律师所15万元。其后,星辰律师所指派的律师徐文涛代理鑫奇奥公司开展了该案的诉讼工作,并于2012年3月12日、2012年4月17日参加该案庭审。

2012年3月2日和4月13日,鑫奇奥公司分别向星辰律师所转账支付了律师费5万元及10万元,总计15万元。

2012年6月1日,鑫奇奥公司及徐XX向星辰律师所发出了一份《终止委托代理合同通知函》,该通知称因鑫奇奥公司及徐XX对星辰律师所工作表现不满意,故解除其与星辰律师之间的关于前述案件的委托代理关系,并载明有关律师费结算的事宜双方另行商议。

根据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的规定,委托合同的任何一方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即当事人拥有对合同的任意解除权。这是因为委托合同是以当事人的特殊信赖为基础的。委托合同分为民事和商事委托,民事委托合同大多数为不要式,且非营利。而商事委托合同一般是营利的要式合同,其信任所指是受托人的商誉及经营能力,有的受托人专为委托事项而成立公司来经营委托事务,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一旦委托人随时解除合同,受托人就要遭受重大损失。对于这些受托人应当予以周到的保护。

本案中存在的争议焦点为委托合同提前解除后,星辰律师所应当收取的律师费金额如何确定。

第一种观点认为受托人星辰律师所在案件未审理完结就提前解除合同,不需要支付委托合同中所述的“在反诉或者开庭前支付星辰律师所15万元,在收到148号案件结案文书后7日内支付星辰律师所15万元。”共计费用30万元。

第二种观点认为委托人鑫奇奥公司提前解除合同,应当支付在反诉或者开庭前支付星辰律师所15万元,在收到148号案件结案文书后7日内支付星辰律师所15万元。”共计费用30万元。

第三种观点认为鑫奇奥公司在履行051号合同过程中有任意解除权,但是,星辰律师所在鑫奇奥公司于2012年6月1日提出解除合同前,已于同年3月12日和4月17日参加了051号合同中约定的148号案件的两次庭审并处理了相关诉讼事务,应依照合同的约定“应当支付在反诉或者开庭前支付星辰律师所15万元”。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五条受托人完成委托事务的,委托人应当向其支付报酬。因不可归责于受托人的事由,委托合同解除或者委托事务不能完成的,委托人应当向受托人支付相应的报酬。当事人另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

笔者认为上述三种观点均不完善。在第三种观点的基础上若能依据案情,鑫奇奥公司也需要适当补偿星辰律师所解除合同后的可得利益会更加完善。委托合同解除后所可能导致的损失包含了可得利益或报酬。在合同相对方无过错(或无重大过错)的情况下,假设合同如约履行,其必然获得可得利益或相应的报酬;另一方面,合同责任赔偿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补偿,从公平原则的角度来看,损害赔偿的数额应和对方受损失的程度大致相当,以使其被损失利益得以补偿。解除合同时,对于为办理委托或委托事项所已经开支的必要费用予以赔偿一般并无异议;而对于受托方所已经完成的委托事项的部分按照合同的约定支付报酬,一般来说委托一方也愿意接受(往往是因为已经完成的委托事项所占比例较少的缘故);而对于尚未完成的委托事项呢?受托方依照合同约定本来可以获得的报酬呢?诚然,对于可得利益全部予以赔偿亦有矫枉过正之嫌,但若完全不对该可得利益予以一定范围内的赔偿也是明显不公的。
受托人在未完成委托事务的情况下,单方面解除合同,而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和委托合同的信赖,安排处理其他事务又不可能亲自处理该事项,并且短期内又无法及时找到合适的受托人来处理时,不可避免地会给其带来预想不到的损失。如果不能有效追究有过错的单方面解除合同者责任,则委托人时刻要承受着担心受托人随时解除合同的不安。这种由于委托合同的不确定性而产生的双方都可能有的不安全感,对委托合同本身及与其有关的代理制度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和损害,并最终有可能使它们逐渐失去意义。

另一方面,委托人在受托人花时间、精力和其他投入为代理事项积极准备且放弃了一些机会(对其而言存在着机会成本问题)的情况下,并在处理委托事务尚未完成前单方面解除合同,受托人可能会因此而少得报酬。因此笔者主张,受托人除应得到自己已完成部分应得的报酬外,对不可归责于其的单方面合同解除减少的报酬部分,是有权获得的(至少是部分获得);同时委托人还应赔偿由此造成的其他损失。任意解除合同是允许的,关键要有一个合理的救济。只有权利与义务平衡,该制度才能发挥积极的作用。

(镇巴县人民法院  钟文柱 吕佳音)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