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检察故事 | 案件在他手里突破了关键点

2019-08-09 来源:西部法制报
分享到:

“这就是此案的危害性特征啊!这案子定了!” 

在第6次案情沟通研讨会上,随着邓彦林对新掌握案情的汇报和证据出示,西安市扫黑办、市检察院领导共同当即拍板,将原本还处在争议阶段的案件性质当场确定为涉黑。

这起案件就是陕西省首例“套路贷”案件——“10·20”韩召海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接手首例“套路贷”案件

2018年8月,西安市检察院在秦岭山脚下组织了业务培训,为期一周。课刚上了两天,邓彦林就被新城区检察院紧急召回。“迅速回来,韩召海案需要提前介入!” 

首例也就意味着在陕西没有办理过的案例可循、没有经验可以借鉴。邓彦林花了一个星期查阅了案卷后,初步判断这是一起涉黑案件。但在涉黑案件要具有的“危害性特征”这一方面,法检两院的意见产生了分歧。法院方认为,要认定涉黑,必须要有更有力的证据来支撑这起案件中具有的“危害性特征”。 

涉黑、涉恶还是普通违法案件?

就此放弃原有的判断,还是继续寻找新的证据?

在《扫黑除恶法律汇编》里,邓彦林又细细研究了“危害性特征”的表现,其中有一条引起了他的注意:“致使在一定区域内生活或者在一定行业内从事生产、经营的多名群众合法利益遭受犯罪或严重违法活动侵害后,不敢通过正当途径举报、控告的。”

这句话,让邓彦林想到了卷宗里的一个小案例,被害人陈女士在韩召海处借了2万元钱,最终光利息就先后还了9万多元,本金还没有还上。

按照案件主次程度,这起案例仅仅被当做“违法事件”列在卷宗最后面。

可是,还了近5倍的钱,还没有还完欠款,并且被害人没有报警和反抗,这中间到底存在什么问题?又是什么原因让陈女士如此听韩召海等人的话呢? 

邓彦林意识到,这也许就是韩召海案的一个突破点!邓彦林敏锐的洞察力,让案件出现了转机。 

暴力威胁下的“套路贷”

2018年12月17日,邓彦林费尽心思终于找到了陈女士。可面对邓彦林的询问,陈女士只是很平静地说:“没有原因,我们合同就是那样签的,所以我自愿还钱。”邓彦林不相信这就是真相。他一遍遍劝说陈女士,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她韩召海等人即将面临的刑罚,给她讲述国家此次扫黑除恶的决心和力度,还将自己手机号码留给陈女士,保证如果陈女士遇到危险,自己一定会和公安机关在第一时间出现。 

最终,陈女士松了口,“借钱的时候,因为不要任何抵押手续,韩召海提出需要家访,我就同意了。所以,他知道我家的住址,见过我的两个孩子……他们每天都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各种暴力讨债的视频,手段太残忍了,我怕伤害到家人和孩子,所以只要他们要‘利息’,我就只能给,我太害怕了……”随着讲述,陈女士的眼泪掉了下来。 

看着陈女士痛苦的神情,邓彦林知道,她肯将实情告诉自己,是将一家人脱离苦海的希望全部押在了自己身上。将证据固定好后,邓彦林信心满满地参加了第二天的案情研讨会,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就这样,案件争议很久的关键性问题被解决了。但同时,市上领导提出,需要取得更多的证人证言来巩固此项证据。

在这起案件中,还有一个关键的证人举家搬迁到了云南,不愿提供任何证据,不愿接听警方的电话。被害人说:“我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也不想再听到那伙人的名字,我这辈子都不会回西安了,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了!”可是,这份证词太重要了。邓彦林向新城区检察院检察长王君进行了汇报,最终商议决定赶赴云南,争取打动被害人,取回证据。

一边是案子 一边是父亲

也就是在案件取证的关键期,2018年12月20日,邓彦林的父亲因为脑梗住进了医院。邓彦林白天忙办案,下班勤陪护,没有请过一天假,也没有让案子延期一天。两周后,抢救室的红灯一次次亮起,护士一次次地送出来病危通知书,邓彦林和家属已经记不清在那期间签了多少次名字。 

2019年1月4日早上,邓彦林正在办公室和同事商量起诉书的具体细节,医院打来电话:“你父亲怕是撑不住了,快来!”害怕堵车,邓彦林一路飞奔到地铁站,可父亲还是没能等到他。在生命的尽头,父亲没能再看儿子一眼。 

“能不能诉,有没有困难?”韩书记问。 

“没有!保证按时起诉!”邓彦林斩钉截铁地回答。 

安顿好家里的一切,邓彦林又回到了工作岗位,详尽制作了长达28页的起诉书。王君和郭刚也取回了关键性证据,不仅核实了涉案的具体金额,取到了被害人王女士的证言,还拿回了欠条、合同等相关书证。 

开庭前,邓彦林和同事们在会议室进行了多次模拟演练,预测了多种庭审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也预测了辩方律师可能会提出的观点,并对此一一破解,做好充分准备。 

2月25日至26日,韩召海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开庭审理。

庭审的两天里,邓彦林的眼前如放电影般播放着办理这起案件的种种过往。

被害人席某,因为无力偿还巨额利息,韩召海等人押着席某撬开其前妻的房门,在席某5岁女儿的哭喊声中,疯狂打砸家电、殴打席某。55岁的被害人孙某被韩召海等人带走,捆绑、殴打,逼其喝尿。韩召海等人到被害人卫某老家的村子里,通过用喇叭喊话、红油漆写字的方式滋扰卫某家中的老父母,老人生活日日不得安宁……累累罪行,令人发指! 

整整两天,宣读起诉书,出示每一起案件的证据,反驳律师观点,邓彦林的内心始终没有平静过。即使案件已经办理完毕,但是这个团伙的恶行和被害人的期许,让邓彦林更加体会到了肩上的责任。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