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斩断伸向网络物流的毒手——陕西打击毒品犯罪系列报道

2020-07-02 来源:西部法制报
分享到:

5月27日,在西安市临潼区某快递站,一男子在和同伴签收完包裹后,被等候多时的禁毒民警扑倒抓获。至此,一起特大运输毒品案顺利告破,民警查获疑似海洛因722克。

随着互联网、物流寄递等新业态的发展,“互联网+物流”已成为贩毒活动的主要方式。2019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国庆曾表示,利用网络和物流运输毒品成为毒品犯罪中的新常态。毒贩不再随身携带毒品,而是利用网络购买、销售或者利用虚假的身份信息邮寄毒品,还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匿名转账支付毒资,执法部门打击难度加大。

6月19日,陕西省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兼禁毒办主任、省公安厅副厅长杜清江在禁毒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第三代毒品滥用问题初现端倪,不断翻新,种类已多达300余种。网络化贩毒涉毒人员利用互联网及QQ、微信等即时通信软件,在网上招聘贩毒‘马仔’,联系贩卖毒品及制毒物品,试图逃避公安机关侦查。与此同时,第三方支付手段逐渐被毒品犯罪分子用于毒资支付活动,贩毒分子利用物流寄递渠道贩运毒品问题日益突出。”

利用快递物流运毒是贩毒分子一种新型运输贩毒的方式。涉毒犯罪分子多选择物流企业,以及无人收递设备、代收代发点,并借助常规物品精心伪装,增加了犯罪行为的隐蔽性。

据禁毒民警介绍,无人收递设备、代收代发点成为新型运输贩毒的“优先选择”。为避免与快递员直接接触,丰巢快递柜等智能无人收递设备受到犯罪分子“青睐”,而菜鸟驿站、国安社区、便利店等代理收发点也被利用,从而避免使用真实地址。收件人、发件人均使用虚假姓名和身份,甚至预留他人电话号码,再委托他人收件转寄,这些方式增加了犯罪行为的隐蔽性和查处难度。“毒件”包装严密,毒贩使用自封袋、锡纸等对毒品进行包装,然后放入管状物、盒状物等再次严密封装,同时利用服装鞋帽、儿童玩具、食品药品等进行伪装,夹藏在快递中运输。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2019年以来,西安市公安局物流寄递犯罪侦查支队通过建立“邮路涉毒”犯罪全链条打击机制,严厉打击通过物流寄递渠道运输毒品的违法犯罪活动,探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涉毒邮包查缉办法,在“邮路涉毒”犯罪打击工作中取得显著成效。

为了实现对“邮路涉毒”犯罪全链条打击,将贩毒网络彻底摧毁,西安市公安局物流寄递犯罪侦查支队与云南公安禁毒部门密切协作、信息共享、合成作战,形成由云南毒品发货地禁毒部门负责情报搜集、信息流转、上线侦控打击,由西安市公安局物流寄递犯罪侦查支队负责发往西北地区邮包流转检查、毒品保全、由涉毒邮包收货地禁毒部门负责控制下交付和延伸打击的全链条打击工作机制,对“邮路涉毒”犯罪实施精准打击。

“邮路涉毒”犯罪全链条打击机制形成后,在陕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统一指挥下,西安市公安局物流寄递犯罪侦查支队充分发挥行业优势,积极开展涉毒邮包查缉,战果明显。据统计,2019年以来,该支队自侦或协侦涉毒案件共查获涉毒包裹39件,缴获毒品海洛因72.7千克、冰毒22.8千克、K粉4.7千克、其他毒品97克,抓获犯罪嫌疑人103名;协破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2起、省公安厅毒品目标案件1起。

除“邮路涉毒”外,互联网涉毒违法犯罪中的重要一环就是网络支付。

6月19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第三方支付平台收款后为他人代购冰毒案件,被告人就是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吸毒人员13300元,为其代购10克毒品冰毒,从中牟利300元。法院以贩卖毒品罪,一审判处宋某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两万元。

“不可否认,互联网通信和第三方便捷支付在方便大众生活的同时,也给毒品犯罪活动带来了便利。部分毒品犯罪由接触型犯罪开始向非接触型犯罪转变,通过互联网通信和支付减少了物理空间内的直接接触,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犯罪的风险成本。但缉毒侦查工作可以凭借电子取证技术方法发现并固定相关罪证,不会放过这些在线交易的毒贩。”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马华说。

互联网涉毒违法犯罪活动已从单纯利用通信软件交易毒品变为制毒、贩毒、吸毒和犯罪勾连的全链条涉毒活动。马华告诉记者:“打击互联网涉毒,不只是公安部门的事情,互联网服务的提供者责无旁贷。换言之,每一个互联网的服务提供人、服务商都应该保持警惕,发现涉毒线索,及时报告。同时,富有正义感的网民也有责任疾恶如仇,发现线索后及时举报。从根本上解决互联网上的涉毒问题,需要齐抓共管、综合治理。”

(记者梁爽 马文青)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