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共建共治共享新格局,深圳福田有什么“独家秘籍”?

2018-07-11 来源:中国长安网
分享到:

中国长安网记者 王蓉

福田,深圳市的中心城区。近些年来,福田区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插上大数据的翅膀,将政府决策、社会治理、公共服务与现代科技深度融合,走在全国全列,营造了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新格局。

共建:“我建了家门口42.4万m2的后花园”

“深圳从来没有这样建过公园!”55岁的深圳市民池柔美骄傲地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而四年前,她和街坊们都是瞪大眼睛惊讶地说出这句话的。

2014年,福田区城市管理局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启动了香蜜公园的建设工作——“开门问计,开放建园,让老百姓自己决定自己的公园!”

参与了几十年城建的福田区城管局副局长杨曙光,第一次感受到,几乎所有市民的目光都聚焦于这一项新建设。

现场会、讨论会、工作坊、问卷调查、电话咨询、媒体公告、评审会、研讨会……一系列征询民意活动就此铺开,“光是研讨会就开了几十次”。参与的市民人数过万,开创了深圳市公众参与城市公园建设管理的先河。

池柔美记得,在现场会上,有老大爷提议要建运动场来锻炼身体,就有年轻夫妻不乐意:“运动场开在家门口,孩子变贪玩了怎么办?”可是没想到,就靠“你一言,我一句”,在争议中说理,问题竟迎刃而解。

“那能不能控制时间,把运动场分时段开放?”争论中,突然有一个男青年高声提出。一下子,邻居们面面相觑,又“噗嗤”笑了。他们突然发现了共建共治、参与社会治理的乐趣。

在杨曙光看来,是全社会的参与,帮他们“一次次扶正了要走的路”。

一次香蜜公园建设研讨会上,一名深圳市政协委员看了建设方案,单刀直入“开了一炮”:“深圳作为走在前列的大都市,建设的公园也应该是科技型的,展示出最先进的技术。现在这个方案太LOW,基础设施跟普通小县城建的差不多!”

研讨会上一片哗然。

这一“炮”激起了所有参会者的反思。杨曙光也发问:“剥离其他因素,回到建设香蜜公园的初衷:老百姓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公园?是最先进的炫酷科技?是最高端的时尚设计?其实,老百姓真正需要的,是一个自然生态优越、文化生活丰富的宁静场所,让大家对深圳有更多的获得感、辛福感和归属感。”

一个社会共建、共治、共享的新型城市公园,就这样在一次次“碰撞”中诞生了。

在2017年7月开园时,慕名赶来的池柔美眼前一亮。以前杂草丛生的荔枝林,已“摇身一变”,成了集生态休闲、花卉园艺、文化生活、科普教育、体育运动于一体的城市公共空间。

故事并没到此结束,市民参与的不仅是公园设计建设管理的全过程。

在这42.4万平方米的香蜜公园里,以开放包容的城市精神,开启了公众参与园区治理、社会监督的新模式。

杨曙光他们一点也不端“城市管理者”的架子,在网上公开吆喝:“公园管理你说了算!社会化监督志愿者全面招募!”“志愿者将坐拥无敌美景见证自然婚礼!教你插花还送礼!”园方在广场摆开插花小课堂、植物种植DIY、做游戏,吸引男女老少,一鼓作气招募了近200人。

池柔美就被这股“新风”征服了,成了一名志愿者。他们分为日常监督组、宣传推广组、导赏服务组等,其中“活动组织组”的市民们要定期组织开展市民喜爱的、形式多样的生态公益活动,“周周有活动,月月有精彩”。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深圳福田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高效搭建了多主体参与社会治理新格局。先行试水的香蜜公园成为了“明星工程”。

“前段时间,我们举办活动,广州、珠海的居民都慕名而来。” 杨曙光笑道。他“狡猾”地把活动组织权“推”给了老百姓,老百姓却毫不嫌累,很买这个账。

“我们都喜欢这儿!我从家到这,三分钟就到了。自从公园开园后,我朋友圈晒的全是香蜜公园,他们都羡慕我哩!” 池柔美拿着手机,津津有味地看自己拍的美图,笑意止不住。

共治:“我不是检察官,也能拯救一个少年”

在深圳福田,一群特殊的孩子也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小林(化名)就是其中一个。

小林是家里的长子,从小经常被打骂。他初一就成了不良少年,初二就逃到广州打工,欠下数万赌债,又为躲避追债逃到深圳,被债主毒打和恐吓。

最终,2017年5月7日,凌晨2点,一栋宿舍楼的楼梯拐角处,黑暗中的小林用水果刀抵住了一个陌生年轻女性,他脑中回荡着恐惧和求生欲。但心存一线善良的他不想伤人,假意说:“我在楼下捅过人!”他吓唬被害人交出价值几百元的财物,逃离现场,但当日就被公安人员捉获归案。

在看守所里,桀骜不驯、到处挑事的小林,遇到的是两个眼神温暖的大人。他们来自探索创建少年司法领域专业“儿童矫治医院”的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一个是检察官龚江,一个是专业社工彭飞。

彭飞是检察官精心安排的社工,帮教之前进行了“体检诊断”,与小林的综合匹配度高于6分才能中选。精准帮教开始,采用分级矫治,后续过程中还要不断进行评估巩固。但初次见面,小林对彭飞并不信任。

有一次,他们邀请心理专家来看守所时,发现小林脸色苍白,汗如雨下。“怎么了?”龚江、彭飞马上关心地问,才发现原来小林这段时间一直下腹暗痛。他们马上安排了一系列医生检查治疗。

当彭飞再次见到小林,小林的气色好了,人也长胖了,“我第一次感觉他的笑容这么灿烂”。这个少年开心地说:“我肚子痛的毛病好了,感觉身体好多了,谢谢哥哥姐姐!”

随着彭飞不断会见,小林才真正谈及不愿意触碰的童年创伤:七岁那年,他被误会偷了家里的钱,被父亲一手掐住脖子提了起来。在因缺氧而昏暗的视野里,他永远无法忘记父亲那狰狞的面容……“从此以后,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流眼泪。”

福田检察院在方法上,创新“精准协同”工作模式,实行“帮教+团队合作”协同模式,协调社会各方联动参与,组建司法人员——检察官、民警和法官、社工和帮教专家三方一体的帮教团队。注重“帮教+共同成长”的协同发展,实现“帮教+法律处遇”相互关联。

经过未检心理专家的辅导,小林的创伤也逐渐好转,端午节与家人视频聊天,开始学会主动给家里买礼物。但少年却还面临法律之剑的裁决。

由于小林的犯罪情节较为严重,在帮教难度类别上都属于一级(严重),所以在法律处置上,龚江和同事们有了分歧,大多数人认为不能轻易取保。但龚江、彭飞反复分析、请教专业老师,对小林回归社会的需求和应对的措施方法做了详细计划。

他们邀请人大代表、民警和律师召开了听证会,社工们凭借专业本领和对小林身上改变的了解,顶住了质疑的压力。最终全票通过,小林获得了“附条件不起诉,帮教一年”的机会。

小林现在有了憧憬。他报名了调酒师培训,“想努力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目标”。

中国长安网记者了解到,福田区检察院探索创设的“大爱福田”涉罪未成年人帮教工程,截至2018年5月,共系统帮教159人,帮助70人返工、37人就学。2017年整体不起诉转处分流率达59.62%,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4倍。

共享:“这里租金高500元,我偏偏爱这里”

水围社区地处福田,有着600多年的历史。几年前是深圳因“脏乱差”而有名的城中村,外来人口多,治安、消防管理起来常常令政府部门头疼。

“8年前,到处都是乱拉的电线,几栋老旧楼扭扭挤挤在一起,一下暴雨,街面的水便能没过膝盖。” 两代人居住于此的老居民一回忆就皱起了眉头。

而现在,水围社区租金比附近同地段每月高出500元,但租户却络绎不绝。凭什么?

住在水围社区30多年的马丽用四个字解密:“非常安全。”

转变发生在2017年,福田公安以水围社区为试点,推行“落实消防主体责任试点社区”模式。

“城中村消防问题,历史欠账非常严重。我们突破城中村建筑属性复杂导致的职能限定,将城中村消防问题‘全范围纳管、全链条监管’,综合运用法律行政、村规民约等手段,理顺消防责任关系,在城中村消防治理工作上破局开路。” 福田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段廷杰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责任落实”是在水围社区听到最多的词。但“责任”并不都是政府的,“网格化、物业化和村民自治”是这里的特色。

0.6平方公里的社区,318栋楼、10812套出租屋都有编号,“每一家人都有一个专属的小册子。”打开小册子,建筑责任名片、消防安全责任书、房东登记表、住户登记表,网格员定期巡查日志……责任落实情况,一目了然。

每个新租户必须参加安全知识培训才能签订租房合同,专职隐患排查分队、社区网格员排查需签名确认,社区外围设联动治安卡口,城中村餐厅定期清洗抽油烟机……治安、消防工作的方方面面都有业主、居民参与的身影,经不断探索汇聚群众力量共同参与,如今的水围社区,俨然成了“国际化社区”。马丽告诉记者,很多香港居民也租住在这里,“他们觉得这里跟香港一样安全。”

参加这里的安全培训,对居民来说也不是“能躲就躲,敷衍过场”。模拟消防事故的体验中心、急救培训室能体验高科技智能模拟的防灾救灾场景,甚至吸引了很多家长带着儿童来主动学习。

中国长安网记者了解到,2018年上半年,福田区火灾事故同比下降47.1%,水围社区一年多以来更是“两抢零发案、火灾零发生”。

一切都是从“改革开放”开始的。“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正是香蜜公园、“大爱福田”、水围社区的座右铭,也正是深圳福田打造社会治理新格局的缩影。

中国长安网7月10日电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