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同命不同价"将成历史 4月1日起云南试点统一人身损害赔偿标准

2020-04-01 来源:云南长安网
分享到:

曾经,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在计算赔偿数额时,对伤残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赔偿项目,存在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两个不同标准,并且两者之间有很大差距,这被群众诟病为“同命不同价”。

4月1日起,云南省高院在全省法院启动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统一城乡赔偿标准试点工作,“同命不同价”将成为历史。

“同命不同价”宣告终结

2016年11月26日,杨某某驾车载着乘客吴某某、陶某某、苏某某、张某某在大丽高速云浪收费站附近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杨某某及4名乘车人当场死亡及两车损坏。事故发生后,法院认为,乘客吴某某在死亡前主要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在城镇,判决吴某某的死亡赔偿金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进行计算,吴某某家属获得57万余元赔偿。而杨某某为农村居民,且长期在农村工作和生活,因此杨某某的父母得到了17万元的死亡赔偿金。

一直以来,在交通事故赔偿纠纷中,“同命不同价”的问题被很多人诟病。这主要是指同样的交通事故,受害人因户籍地不同,获得的赔偿金就不同。

而今,“同命不同价”终于要终结了。从施行之日起,云南全省法院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时,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将不再区分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按照云南省上一年度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赔偿金额;被扶养人生活费按照云南省上一年度城镇常住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赔偿金额,侵权行为发生在2020年4月1日后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适用上述城镇居民赔偿标准;对侵权行为发生在2020年4月1日前的案件,不适用上述标准。

大大减少群众诉累

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开甫结合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认为,试点工作开展之后,将有效提高此类案件中农村户口、农村地区受害人所获得的最终赔偿金额。在以往的案件中,部分受害人在事故发生前实际已在城市生活,当事人要获得依据城镇标准计算的赔偿,通常需要收集在事故发生前办理的暂住证、租赁合同等证据加以证实。以后,当事人不用再收集这类证据,这将大大减轻案件中受害人的诉累。

另外,在以往的案件中,常常由于赔偿标准的争议,导致在事故发生后,当事人及保险公司难以达成调解或和解,最后,受害人必须提起诉讼才能得到解决。试点以后,在当事人之间将不再存在这方面的争议,将大大促进当事人之间的调解或和解,帮助受害人早日获得赔偿款。

建议国家立法范围进一步扩大

梳理“同命不同价”现象,其背后有着深厚的社会历史原因,那就是城乡二元结构社会带来的城乡居民人身权利的巨大差异。在城乡户籍结构稳定、居民流动不畅的时候,如果一味强调“同命同价”,有可能因忽视了城乡生活成本差异而造成事实上的不平等。但如今,城乡人口流动成为常态,城乡二元结构事实上已经松动。此时,再由城乡户籍判定收入从而计算赔偿数额,显然已失去了合理性。

“人身损害赔偿‘同命不同价’的问题,长期以来困扰着我们。”云南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佴澎教授说,在讲台上,他无法给同学们解释,为何人生而平等,而赔偿却大相径庭。对此,法律界进行了长期探索,为如今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夯实了基础。我省的这次试点,是响应中央总体部署,结合云南实际开展的重要改革举措,是落实保障人权,切实提高司法公信力的重要改革。通过这种方式,彻底终结“同命不同价”的司法不公,让人民群众在具体案件中获得法律的平等对待,在司法实践中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改革。

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董珈利认为,“同命不同价”在司法实务中已经争论多年,这个前提是在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的死亡案件。其实,在工伤保险待遇赔偿案件中的工亡,早就是“同命同价”——全国统一标准,任何地区的任何人工亡了,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标准都是一样的。人命原本无价,但量化为物质损失,追求同命同价,让死亡赔偿金像工亡补助金一样实行全国统一,是一个进步。

“建议国家立法范围进一步扩大,实现所有涉及人身损害赔偿的标准统一,不要再区分农村和城镇,这是符合民意的立法。”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范培红表示。(云南法制报)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