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诉调对接成为纠纷化解“过滤器” 新时代“枫桥经验”在纳雍

2020-01-13 来源:天眼新闻
分享到:

“秤称辣椒秤称姜”,同一把秤,让关联的双方感到买卖公平,这是秤的中立。

法律就是这样一杆“秤”,它成了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但是,秤能够称得出是与非、轻与重,却称不出疏远与亲密。

近年,贵州省纳雍县借力“枫桥经验”,试水诉调对接,在“有事找法”的前端加接“有事找调”的过滤器,一些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确的民事纠纷,经过调解组织过滤,达成诉前调解协议,再由法院作出裁定文书进行司法确认,案结了,事了了,人和了。这种实践,使纠纷解决方式更加便捷、灵活、高效,促进了和谐共处,协调了情、理、法的冲突,真正让老百姓在解决纠纷的同时得到实惠。

农民工与矿老板

一个“点”上纠结,诉前调解

卢云飞、卢凤亮、卢凤达等6名农民给煤矿看守工地,而工钱却像一个顽固的脓疱疮,老不结痂。

“我们从2014年8月开始看守煤矿工地,一直到去年,工钱不见踪影,每人每年只得5000元生活费”?卢云飞说,“先头还找得着老板,后来连老板的电话也打不通了——猪头去了,顺卦也没打得一付,气死人!”

卢云飞等人,家住纳雍县勺窝镇没天地村,煤矿就在村寨附近。他们认为,在本地打工,工钱可是小马拴在大树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结果却是“强龙玩了地头蛇”。

一直以来,他们与煤矿纠结的焦点就是工钱。为工钱,他们什么办法都想尽,也毫无任何效果。

勺窝镇政府建起诉调对接中心后,卢云飞等人到中心反映。中心多方联系,找到煤矿老板,组织双方协商。达成协议后,纳雍县人民法院派员到勺窝镇诉调对接中心进行司法确认,协议有了法律效力。随后,老板变卖资产,于2019年10月30日兑现了卢云飞、卢凤亮、卢凤达等人的420000元工钱。

与卢云飞同村的卢凤荣,其房屋因煤矿开采而受损,煤矿赔偿60000元后,9650元尾欠款迟迟不付。最终,也是诉调对接中心化解了卢凤荣与煤矿的矛盾。卢凤荣拿到尾欠款,由衷称道:“法院和政府都很负责,能办事,不坏脸,这种办法好。”

政府与法院

一艘“船”上共渡,同舟共济

政府是人民政府,法院是人民法院,它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基于维护一方和谐稳定的职能而言,它们同在一条船上,是同舟共济的联合体。

然而,一直以来,政府和法院通常运行在两条平行轨道上,你搞你的审判,我搞我的管理,缺乏交叉,“看得见却够不着”,“舟”是同了,并未“共济”。

2016年,纳雍提出“以批量的方法解决批量的纠纷、以多元的服务回应多元的需求”理念,探索制定《建立完善矛盾纠纷诉调对接平台实施方案》《调解协议司法确认方案》,于当年8月在毕节市率先成立纳雍县诉调对接中心,将委托调解、委派调解、专职调解、指定调解、联合调解、庭前调解、自行和解等划归诉调对接中心旗下,推动信访部门、综治部门等调解组织与审判机关衔接,形成诉调对接体系,引导当事人选择恰当程序化解矛盾纠纷,避免“调”与“判”各自为政,力推案结事了。这一年,法院与政府交叉并轨,迎来同舟共济时代。勺窝镇诉调对接中心就是并轨的最先产物,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勺窝镇党委书记刘鑫介绍,早在2017年5月,镇政府就与县法院签署《关于共同创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试行意见》,“到2018年2月,我们整合综治办、派出所、司法所等,让诉调对接中心落地”。截至农民卢云飞工钱兑现,勺窝诉调对接中心已协调处理1000余起纠纷,涉及资金5000多万元,为维护社会稳定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纷争与对峙

一个“理”上平衡,案结事了

纳雍是全国1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仅勺窝镇辖区就有18对煤矿。

近年,由于关停并转、煤价下滑、采区沉陷、三角债务、矿主跑路等原因,劳动报酬、工伤赔偿、财产损害等成了案发根源,导致大量矛盾积累,沉淀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隐形障碍。

纷争与对峙维系一个“理”上。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烧香在前,我磕头在后”,谁也不服谁,“不输枪”。

面对是非一目了然的矛盾,如果一律采用带有不容分说意味的判决方式解决争端,结果可能就会“判”而不“决”,事情解决了,“梁子”却结上了,“你请我吃早饭,那我就请你吃晚饭”,冤冤相报。

依“调”止争,进而依“法”止诉,成了纳雍的不二选择。纳雍县人民法院院长罗庆山认为,这是人类文明迈入升级版本的一种有效准备,“诉调对接息止纷争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把法官从大量雷同的案件审判中解放出来,更重要的是,它当面锣对面鼓的微笑调解,让当事双方都乐于接受,从而达到案结事了的初衷,为和谐社会建设贡献了‘可能’,甚至贡献了‘必然’!”

再把关注的目光闪回开诉调对接先河的勺窝——

勺窝六营村农民彭光亮给江西南昌县人鲍燕强务工,因劳动报酬发生争端,勺窝镇诉调对接中心组织调解,鲍燕强同意支付彭光亮7480元的劳动报酬。2019年6月22日,纳雍县人民法院依据《调解协议》和当事人递交的《司法确认申请书》《承诺书》而作出裁定,劳动报酬兑现,双方握手言和。

目前,诉调对接中心在纳雍已经实现“乡乡通”,同时427个村(社区)已先后挂牌设立诉调对接工作站(工作室);纳雍县人民法院2019年裁定的诉调对接调解案件已达528件,调解标的达6797万元,调解领域涉及劳动报酬、民间借贷、买卖合同、土地流转、地质灾害赔偿等,而且都是案结事了,未延伸出“次生”纠纷。

“判”改“裁”,不仅是一字之改,更是一种理念之改。

“如果是判决,那一纸《判决书》无疑就是冰冷的,而且是必须强制执行的;改成裁定后,《裁定书》基于双方自愿与共识而作出,已经有了温度。因为有了温度,和谐社会建设就减小了难度。”许多老百姓都在为诉调对接点赞,点赞这种改革让社会更加靠近了文明的“升级版”。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