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海南法院执行规范化改革成效显著 执行款最快一天到账

2019-07-11 来源:法制时报
分享到:

法院对被执行人依法采取司法拘留措施 通讯员黄叶华 摄

“多亏你们帮我们讨回了工钱。”2019年3月5日下午,海南省万宁市人民法院门口,一起劳动争议案申请执行人紧紧握住执行法官的手,激动地感谢法官,并将书写“公正严明,为民司法;彰显司法权威,关爱弱势群体”的锦旗送到法官手中。

“基本解决执行难”专项活动开展以来,全省各级法院从深化执行体制改革中寻找突破口,通过创新执行工作方式方法,进一步在流程衔接、案款管理等方面提高执行能力和水平,促进执行规范化建设,有力保障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2016年至2018年,全省法院受理执行案120252件,执结112404件,执行到位金额199.5722亿元。近3年执行案件整体结案率93.83%,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取得重要进展,群众获得感有较大提升。

“推行‘执行工作一体化'’立、审、执一体化‘改革,就是要努力从法院内部破解执行难体制机制障碍,推动全省执行工作向切实解决执行难进军。”省高院院长陈凤超表示。

借力信息化 

破解消极执行问题

7月1日,省高院执行局法官余江上班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电脑,进入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查看自己案件的办理情况。“这是一件执行复议案件,审理期限为一个月,还有10天,这个案子不及时办结,就要超审限了”.余江敲击着键盘,发现系统已提示其主办一案件即将超审限。

2018年,为了切实解决执行办案规范化的问题,我省法院痛下决心,仅用28天的时间就完成了新旧办案系统的更换工作,将执行过程中的37个节点全部纳入系统管理,实现了四级法院的数据共享共治,建立了以数据管理,用数据说话的执行规范化办案平台。

通过现场演示,记者看到,用执行法官的账号登录执行流程管理系统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工作任务”“办理提示”等区域。“工作任务”栏为执行法官自动梳理待办事项;“办理提示”栏对临近10天内到期的任务以闪烁的黄灯提醒法官尽快办理。“立案后3日内就要进行网络查控被执行人财产,如果超期,案件就会被系统判定不合格。”余江告诉记者。

过去,一件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何时送达执行通知书,何时开始财产调查工作,调查到财产后应该在什么时间内对财产进行分类处置?因缺乏明确的规定和有效的监管,执行案件办理的随意性较大,办案时间拖沓,选择性执行、消极执行的问题比较突出。

“通过流程管理系统,倒逼案件承办人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规定动作,最大限度地遏制了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的乱象。”省高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陈文平介绍说。

通过加强规范化建设,2018年,全省执行案件平均办理时间少于全国平均水平32天,案件办理质效明显提升。

实行“一案一人一账户” 

提升执行款划拨效率

“没想到一天就领到了执行款,以前听说走各种程序要10至15天,现在效率真快。”申请执行人李某收到执行款当日就赶到琼山法院感谢该案的承办法官。2018年10月,琼山法院办理的李某劳务纠纷申请强制执行一案中,法院通过查控系统将被执行人公司账户的2.3万元划扣至该案专户,执行案款到账的当天,就通过案款管理系统将执行款划拨到李某的账户。

2016年12月,我省法院全面启用“一案一人一账户”执行案款系统,对执行款的缴纳、发放等实行信息化和规范化管理,实现案款、案号、申请执行人一一对应。

以前的执行案件,法院扣划回来的执行案款都打入一个账户,一笔钱进入法院账户后,是哪个案子的钱?是哪个被执行人交的?执行法官只能根据被执行人提供的汇款单据或法院的划款单据来区分。同时,执行案款到法院账户后,应该在多长时间内划拨给申请执行人,没有明确的规定,大批案款没有及时划拨给申请执行人,执行案款管理较为混乱。

为进一步规范管理执行案款,2016年,省高院借助互联网技术开发了案款管理系统,实现了执行案款“一案一人一账户”的管理模式。

省高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曾繁深介绍,执行案款管理系统有效地解决了执行案款信息不全、底数不清、滞留法院等问题,不仅免去了当事人来回奔波之苦,实现了申请执行人足不出户就能领取执行款,同时也大大提升了执行工作效率。

“基本解决执行难”专项活动开展以来,全省法院对执行案款进行了集中清理,共清理出案款16.86亿元,发还比例达到100%,清理发还比例在全国名列第四。

规范“终本案件”管理 

“穷尽财产调查措施”为标准

省高院严格把握执行案件纳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以下简称“终本案件”)的程序要件和实质要件,正确适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结案方式,进一步加强和规范“终本案件”的管理。

去年8月23日,一宗标的600余万的执行“终本案件”的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双双来到海口中院,申请恢复该案的执行。

这起买卖合同纠纷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法官穷尽财产调查措施仍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申请执行人也提供不出财产线索。法院于2017年11月22日将被执行人某钢公司及法定代表人樊某纳入失信名单,并发布限消令,对申请执行人进行释明并听取意见后,于2017年12月5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终本”之后,对被执行人樊某发出的限制消费令继续有效。直到今年8月份,樊某欲订机票返回海口处理某钢公司事务,才发现因为限消出行受限,只得立即向总公司报告并向总公司借款用以履行还款义务,同时主动联系申请执行人某信公司前往海口中院申请恢复执行。

省高院执行局负责人许波介绍说,在过去办案过程中,大量存在对执行案件没有穷尽财产查找措施就以“终本”方式结案的情况,使当事人对法院的公信力产生了质疑。为此,全省法院要求在“终本案件”之前,必须要达到以“穷尽财产调查措施”作为最重要的标准,即必须要做到以申请执行人确信被执行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才能以“终本”方式结案。

2018年,全省“终本案件”恢复执行平均用时比全国平均水平缩短31天,全国排名第二。经最高法院统计,2019年1月1日至5月31日,全省法院“终本案件”1046件,“终本”合格率100%.说明经过3年的执行攻坚,全省法院“终本案件”管理手段达到预期效果,随意“终本”的乱象得到有效遏制。(记者陈敏)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