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7%员额法官审结一半民商事案件,他们怎么做到的?

2019-07-11 来源:京法网事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全院7%的员额法官,审结全院一半的一审民商事案件,“多元调解+速裁”结案5889件,这是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多元调解+速裁”机制改革后,今年1至6月交出的成绩单。

纵,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横,与各单位联合构建多元解纷机制。横到边,纵到底,这是东城区法院积极参与社会综合治理、积极主动“走出去”化解纠纷的生动实践。

如今,街道、社区、医疗、劳动监察、投融资等多个端口均设立调解工作站,这套“中心开花、四周辐射”、实现点线面联结一体的多元解纷机制被称为“和立方”。

(东城区法院法官冯晓光与书记员深入竹杆社区调解案件 燕乃一 摄)

现场直击

7月5日下午3点,在东城区法院西南门,法官冯晓光骑着一辆矮小的电动自行车,身后的背包露出一半又大又沉的法徽,书记员王卓琳骑着另一辆电动自行车,他们要去东城区劳动保障监察队工作站调解5起劳动争议案件。

“这里是东城区法院的工作站,也就是流动法庭,我是东城区法院的速裁法官冯晓光。”在东城区劳动保障监察队工作站内,冯晓光对几位当事人介绍道。

5名劳动者是某互联网金融企业员工,因客户未能及时付款导致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从年初起该公司陆续拖欠50余名员工工资。日前,这5名员工来到东城区劳动保障监察队,投诉举报用人单位欠薪问题。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表示,公司暂时遇到困难,希望员工们能够理解并接受延期支付工资的方案;员工们则担心这是单位的“缓兵之计”,如果到期不给,他们还要通过劳动仲裁、法院起诉的漫长法律维权程序来解决,所以并不放心。

“我们从劳动监察队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法院有派驻调解工作站,决定通过调解的方式试一试。”员工邓某说道。

“如果你们双方今天能够达成诉前调解,法院经过司法审查,可以当场确认调解协议的效力,你们今天就能拿到有强制执行力的生效法律文书。”调解现场,冯晓光向当事人介绍说,“走诉前调解能够最大程度地节省时间,并且完全免费。”

5名员工打消了顾虑,在调解员的主持下,与用人单位仔细核对了拖欠工资的具体数额,并与用人单位达成了分期支付的调解协议。

在得知其他50多名被欠薪的同事也能通过这种方式迅速解决纠纷后,邓某等人显得非常兴奋。

“必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原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才进站调解的,要是不成,估计还得走劳动仲裁和诉讼程序,真没想到,当场就能拿到具有强制执行力的生效法律文书,真是太感谢了!”邓某说道。

陈某也对调解结果较为满意:“公司经营近期确实遇到了困难,如果不是成功调解,公司可能还会面临上失信黑名单以及经历漫长的应诉过程,企业多半就垮了,感谢调解员和法官的辛苦努力!”

回到东城区法院,一楼的调解员办公室内,一位当事人带着感谢信来找调解员汪鹤兰。

这是一间“除了门全是旗”的办公室,当事人送来的锦旗因为放不下,像挂衣服一样3个挂一摞,整整挂了14摞。

汪鹤兰今年69岁了,自2018年3月被聘为东城区法院驻院人民调解员以来,她已经成功调解了150余起案件。

这天前来送感谢信的当事人刘某告诉记者,因为几十年前母亲分给自己的房子增值,当初接受了母亲遗嘱的兄弟姐妹要求重新划分遗产。刘某并不想与亲人对簿公堂,他愿意拿出一些钱来调解。但无奈其中一个弟弟反复变化,要的钱也越来越多。

今年4月,刘某来到东城区法院立案,案件委托给汪鹤兰调解。经过7次交锋,最后在汪鹤兰的努力下,该案件成功调解,前后花了不到1个月的时间。

“我特别感谢咱们国家的调解制度,符合中国国情,有些矛盾纠纷不能完全按西方那一套来解决,冷冰冰的。”刘某感慨道。

机制创新

在东城区法院,像汪鹤兰这样的调解员还有7人。今年3月,该院立案庭进一步改革优化,将原有的7个速裁团队专门分出一个诉调对接组,由“1名法官+2名法官助理+3名书记员”组成,与8名人民调解员对接。与剩下6个速裁团队不同的是,诉调对接组需要走出法院大门,“沉到老百姓当中去”。

诉调对接组组长就是冯晓光。多数时间,冯晓光都和书记员骑着电动自行车,背着法徽、法槌、电脑等装备,走街串巷,前往各个诉调对接工作站化解纠纷。

近年来,法院收案数不断增长,传统办案模式下人案矛盾愈发凸显。法院所受理案件不论繁简全部进入诉讼程序,对当事人来说时间成本高,对法官来说办案压力大。对此,东城区法院“多元调解+速裁”机制在老百姓的多元司法需求下应运而生。

分管该工作的副院长王波介绍说,东城区法院克服自身办公环境的局限,利用好东城区网格化管理的优势,积极参与社会综合治理,主动“走出去”。2018年,该院全面铺开并深化落实多元调解工作,通过诉调对接机制连线人民调解、行业调解、行政机关、律师等各方调解力量,构建多方联动的“一站式”矛盾化解机制。

“多元调解+速裁”如何具体运作?东城区法院立案庭负责人韩毅兵介绍说,该院受理的案件要过“三道关”——导诉台、立案窗口、程序分流组,经过三层筛选,较为复杂、专业的案件进入审判庭,适合调解的案件进入诉前调解委员会和行业调解中心,需要司法确认或速裁程序的则由诉调对接组介入完成司法程序。

“将矛盾端口前移,让矛盾就地化解,对当事人来说,省钱省力省时间,对法院来说,诉前化解大量矛盾也能减少法院办案压力。”韩毅兵说道。

在实践中,出现了一些街道、社区调解员法律专业水平不高、调解能力不足等问题。为此,冯晓光去各个社区授课,现场解答调解员咨询,并将实际遇到较多的问题制作成小册子分发。

此外,东城区法院还将调解员“请进来”,由驻院“金牌调解员”在法庭现场调解,其他调解员在8楼视频室观摩,调解结束后再进行现场交流。

今年上半年,8名驻院人民调解员共调解成功案件516件,平均调解用时10.8天。社区调解成功198件,行业调解组织调解成功555件,律师调解共化解纠纷120件。

东城区法院院长赵军表示,“和立方”就是以司法为核,联动社会各方,形成矛盾化解的立体格局,合力促进社会和谐。司法的价值在于定分止争,也在于辐射普法,增加社会正能量。东城区法院义不容辞,主动作为,切实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为经济社会和谐发展提供更坚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文章来源:人民法院报)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